仙魔战记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鼓瑟希 > 正文内容

逝去的三年之约_故事

来源:仙魔战记网   时间: 2020-10-16

  看着电视机上放声嘹唱的他,她苦涩的笑笑。

  他如繁星一样明亮,却又那么遥不可及。他比她大九岁,她一直想考北影,和他在一起。

  可现实就是那么的残酷,她的梦想不被任何人支持,她只在心中种下火苗,远远的望着那个遥不可及的梦。

  舞台上,烁星向她以歌示爱,她欢呼的像个孩子,满足的笑了笑。

  突然,一阵尖锐的声音打乱了这美好的一切。

  “该死。”她一把关上了闹钟。睡眼惺忪的看了看时间。

  “该死的,又要迟到了。”她来不及洗漱,从床上跳起来胡乱的抓一个书包就冲出去。

  班级已经一片寂静,她从后门偷偷溜进去。

  “木昀!”一到响亮而又严厉的声音在她头上响起。

  “啊啊啊,老师。”她跳了起来。

  “这个月你已经第十九迟到了。”老师有些愠色。

  “我错了。”她乖巧的低头认错。毕竟,得罪老师可没有什么好下场。

  “写检讨,下课交给我。”班主任给她留下一个极其潇洒的背影。

  她奋笔疾书,写了n个我错了。然后满足的笑了笑,继续幻想梦中的场景。

  下课后,迷迷糊糊的把检讨交给班主任,被班主任数落的一个头两个大,神志不清的坐在座位上。顾不了那么多了,趴倒就睡。

  “木昀,你作业怎么没交?”数学老师洪亮的声音又向她掷了过来。

  “我交了呀。”她揉揉惺忪的睡眼。

  “你的在这,我没看见,就没给交。”同桌毫无温度的声音响起。

  她郁闷的站起来,习以为常的走向门外。

  这种事情常有,罚站,写检讨。都是家常便饭。她习惯了。

  高二了,她比以前,变了很多。有时她也不认识现在的自己,高一的时候她交了一个闺蜜,她把她当唯一的知心的朋友,而闺蜜却把她看作猪狗不如,常常当下人般使唤。

  她的闺蜜成绩很好,在班里又是干部,人心比较大。又是千金小姐的脾气,时不时就不理她。而且,那时候整个班级的人都不理她,还常常挖苦她。闺蜜还把她向他倾诉的一些事情都散布,背后骂她的人多不胜数。所以到了高二,她真的怕了。她不敢再去交朋友了。

  宁愿一个人享受无边的孤独,也不愿受自己最信赖的人整日的欺辱,那样的友情,她尝到了苦涩,苦到心间。

  她苦涩的笑笑,似乎,在别人听课的时候,欣赏一下外面的景色,感觉也不错。

  毫无疑问,又被班主任叫到办公室。

  “木昀,你怎么回事,常规你扣分,学习也提不上去。这样下去,你怎么对得起你妈妈对你的栽培?”班主任狠狠地批评她,不留一丝余地。

  她嘴角不屑地扬起一丝弧度。

  是啊,妈妈对她的希望很大,一直希望她将来成为一个医生或者是律师。想让她来完成她儿时未完成的梦想。

  可她有自己的梦想,她想当演员。可是她的梦想却被妈妈说是做梦。她不愿和家里人提起这件事,她不想和他们争吵,他的梦想,不容许任何人去玷污,即便是她最亲密的人。

  “说话。别老师一批评你的时候就装哑巴。”班主任喋喋不休的话语又在耳边响起。

  “我没感觉我有什么错。”她无所谓的说出一句心里话。

  “你在这样堕落下去,你对得起你妈妈给你的补课费吗?你知不知道为大人操点心。”班主任被她玩世不恭的态度激怒,也不管他是不是女生,不给她留一丝情面。

  “那是她一厢情愿。她知道我从来就没把心思放在学习上,是她逼我学的。我学不学的好与她无关。”她从来不希望有人拿钱来和她说理,因为她现在没有能力挣钱,这是强逼她就范。

  她妈妈就是这样的人,一旦忤逆她的要求,她就会给自己断生活费,强逼自己就范。所以自己特别渴望独立,那个家,她再也不想回去了。

  刚开学不到一个月,她就被大家熟知,当然,都是负面消息。

  在学校,她很安静,在别人眼中,她甚至有些自闭。只有她自己知道,他们都不懂,不懂她的孤独。

江西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吗  她喜欢安静,享受孤独,无论身处多么喧嚣的环境,她都能清楚的知道自己的内心,内心不受意思外界的影响。她的笑点很高,被别人误认为是装酷耍帅,她不在乎。毕竟,又不是她在乎的人,解释也没意思。

  体育课上,别人都三五成群地进行着各种活动,她一个人站在观众席上,淡漠的看着周围。心底才会感到一丝孤独,蓦然消逝,这样的事情,她早已习以为常。

  回到家,她打开qq,释放真正的内心,那个狂野的自己。

  点开一个正在闪烁的消息,是自己所在的年级群。仔细一看,是以前的闺蜜又在说自己和以前的一个男同桌的事,无聊至极。她不想去解释,反正清者自清。

  闺蜜被激怒,胡乱散布她的谣言。她要面子,只能顺着她的话说。闺蜜无话可说,但她多了一个流言要去澄清。

  她去自己所在的班级群澄清,半开玩笑中,她说她喜欢班里的一个男生——简言之。

  班里没人相信,她也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她和简言之在班里没什么交集,她只为他捡过一个本子。他只冲她微微一笑,却被她留在了心底。

  很快,界面上便显示出他申请加她为好友的通知。她同意。

  她想和他说话,却没有话题。

  “你闹够了没?”界面突然弹出消息,是他的。

  她突然很心塞。原来,在他眼里,她就是个无理取闹的人。

  她突然有了一个想法。她想把自己的孤独和他分享。她从来不愿意和任何人提及这些事情,但是,她想起他的微笑,心底默默的鼓足了勇气。

  果然,她与他顺利进入话题。她小心翼翼的做好铺垫,以便自己切入正题。

  “你为什么总是一个人?”隔着屏幕,他突然发出这样一句话。

  她的心里顿时有一股暖流划过,第一次,有人愿意关心她,第一次,有人愿意倾听她心中的秘密。那个人,她想去依靠,她第一次想去依赖一个人。

  中

  秋节,她从来都不适合喧嚣,她喜欢一个人听慢歌,一个人静静的发呆。

  但是今年的中秋节。他陪着她,聆听她的心声,分享她的孤单。

  她将她的苦楚,她的心塞,她的孤独,毫无保留地分享给他。

  第一次,她隔着屏幕,有了一种想哭的冲动,泪水蓄满了眼眶,心底却有了一丝甜蜜。

  “从今以后,你的缺点,我来嘲笑。你的孤独,我来倾听。”

  他发来的消息。

  她哭了,在自己的世界里放声大哭。用颤抖的手给他回了信息。

  “我才不要你嘲笑。”

  “自卑吗?”他却问了她另一个问题。

  “不,大多数时候,我喜欢一个人。可是当身处繁华之中,却有着一股说不出来的孤独。”

  她的确喜欢一个人的孤独,却受够了孤独的折磨。

  “以后,孤独的时候,找我。”屏幕再一次闪动。

  “嗯。”她在屏幕前郑重点头。

  中秋节,没有月亮。她的心中却升起了一轮明镜。

  明天,就要回学校了。今天,是她十六年,最幸福的一天。她要好好珍惜这快乐的时光,这不在孤独的时光。

  明天过后,她就会变成原来的她,而他,也会变成原来的他。

  他们两人,羞涩的青春。同样的孤独,只有经历过的人才能懂。

  她在班级里不说话,他也是。

  他们没有任何交集。

  他也把自己的事情向她说了。

  原来,他有了喜欢的女孩。

  静思之。

  “为什么?”她真的不明白。

  静思之,是她高一时隔壁的,以前,她住的混合宿舍,她听说过她。不高,不瘦,矫情,还有些计较。

  “不知道。看着她顺眼。”

  她的心底有股不明一味的情愫划过。

  “那你就大胆追啊。”

  “不想追,太累了。”

  她有些开心。

  中秋节,他破天荒的和她垮了。

  “为什么你要跨?”她得左乙拉西坦口服液能治愈癫痫病吗寸进尺。

  “对啊,为什么我要跨。睡觉了。”他故意逗她。

  “不要啊。三分钟,很快了。”她知道他故意这么说的,但是还是急忙拦住他。

  “你看。你又不让我睡。”他早料到是这样。

  她给他发了个笑脸。

  00:00“中秋节快乐。”她第一个给他发。

  或者,只为给他第一个祝福。

  “中秋节快乐。”他回她。

  “睡觉了,好困。”三秒过后,他发来。

  “好吧。”

  他还是和她聊到两点半。

  今天,明天,很快结束。

  回到学校,她第一次感到学校上方的乌云不见了。

  她看到了他,但是却很冷漠,似乎和她说那些话的人并不是他。

  她有些失落,但马上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

  三天,她都会忍不住回头去偷偷看他。

  她终于为自己感到不安。

  他想考北影,她的目标是想和偶像在一起,绝不可以让这种事情耽误她的学习。

  她本来想周末下午的小休去表白,可是这样下去,只会误了自己。

  周三上午有一节体育课,就它了。

  她知道他一定会拒绝,可是,他就是想让他狠狠地拒绝自己,这样自己才会死心。

  他被自己的室友叫过来。她小声地表达自己的心意。

  结果,不出所料。

  她开始后悔她的莽撞,连朋友也没法做了。

  两天,以一种尴尬的气氛蔓延。

  她再也受不了这种尴尬的气氛,她只是想单纯和他聊天,她只是让他在乎他多一点。可是,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第三天,早上。她找他说清楚。看他一脸冷漠的样子,她的心终于绷不住了,她想哭,却觉得自己很可笑。

  “可能,我对你是有一点和别人不一样的感觉,我也不知道那是不是喜欢,我从来没有喜欢过人,也不知道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样的感觉。”她哽咽,眼泪快要掉下来。

  “我知道。可是能不能不要到那种地步。不要谈。”他还是没有余地的说出了自己追真实的想法。

  “谁要和你谈。”她还是嘴硬。

  “我不是那种人,我只是有点不习惯一个人的孤独,想找个人说说话。”她深呼一口气。

  “没把你想成那种人。以后,做朋友好不好?”

  “嗯。那你以后还会理我么?”她小心翼翼的问他。

  “当然,你和我说话,我又不会打你。”他难得幽默一回。

  她破涕为笑。

  终于解释清楚。

  虽然心知肚明,但是只要有那一层窗户纸,这就会是个永远的公开的秘密。

  渐渐地,她脸上的笑容多了起来,但心底的伤疤,却愈合不了。

  她的眼睛还是会不由自主的盯着他,心底,连自己都不清楚在想些什么。

  他有时也会看着她,她知道,和他表白后,她买了一个小镜子,只看他。

  有时候,他会盯着自己、发呆。

  这样不冷不淡的日子,一直到了国庆。她想下次回来的时候要带个手机,和他聊天。

  车站,她翘首以盼。功夫不负有心人,她看到了他,在排队。

  她的脚不受控制的走向他,他转过头,似乎看到了她,冲着她的方向打招呼。

  她的心里已经这个手势向她而来。

  “你坐哪辆车啊?”她笑着问他。

  “这个。”他一如既往的冷漠。

  “啊?”她感觉自己碰了一鼻子灰。

  他不理会。

  “你在干嘛?”她意外蹦出了一句话。

  “回家。”他冷漠的语气中似乎嘲笑她的无知,又有着些许的不耐烦。

  她的心,落到了谷底。只得讪讪地回去。

  车上,她一脸的失望。愤恨的向朋友抒发心中的怒气,还有失望。

  为什么,她比那

  个女孩高武汉哪家医院手术治疗癫痫好、身材好、长得比她漂亮。为什么他的世界里没有她。

  路上,有两个学生的行李箱丢了。她的烦躁已经到了极点,再也把持不住,破口大骂。

  她说过不再骂人,可人就这样的善变的生物,明明说过放下,却还是如此的在乎。

  她给所以可能来接她的人打了电话,都是无人接听。雨很大,心很冷。她在雨中静静地走,似乎与这个世界不在相通。

  回家,第一件事,打开qq,改签名。

  “从今以后,你的缺点,我来嘲笑;你的孤独,我来分享。当初你说的话,做不到,为什么要承诺。”她打好字。

  静静地看着,然后一个一个的删除。重新输入……

  “从今以后,我的孤独,不再孤单……”

  更改……

  冉奂……

  她的室友,她的上铺,现在,她的好姐们……

  “木昀,我冉奂今天把话撂在这,以后,谁再欺负你,谁再骂你,我第一个扇他。”

  她的嘴角扬起一抹弧度。原来自己也没有那么孤单。

  在表白失败后,她第一次在宿舍倾诉。她从来不想给自己不相干的人说这些事,她认为没必要……

  可是,挤压得久了,只会有喘不气来的窒息感。

  “木昀,那样的日子不会再有了,人都要往前看。如果你把我们当朋友,从今天以后,你的苦恼,我们来倾听。”冉奂首当其冲。

  “对啊,还有我们呢。以后我们来陪你。”蛋蛋一边吃着零食一边豪气的说道。

  “木昀,我这里有这本书,《你的孤独,虽败犹荣》,建议你看看,会帮你很多的。”室长奇仑平常不怎么说话,通常吃饱了就睡,这次也出来安慰她。

  她的心里暖暖的,这种感觉,久违了……

  “以后我罩着你,不就是个男人嘛,我带你去找个好的。”安诺也放下电话,冲她吼一句。

  安诺,文艺的名字,却是个特别污的少女。她是宿舍里唯一一个有对象的人,也是木昀现在的同桌。每当自己心情不好的时候,不想吃饭,她都会把她的饭分给自己一半。

  友情的力量,她真很感动。

  思绪飘回,已经有十几个同学赞了。

  “是啊,就像现在这样。做个快乐的公主!”忆泽。

  她无奈的叹息一声,这个二缺……

  忆泽是她后面的同学,男名女性。性格特别好爽,这样的女生才是她的交友对象。

  她难过的那段日子,都是忆泽陪着她,陪她骂简言之,说他没有眼……每次看她气鼓鼓的样子逗自己开心,就感到搞笑。

  “知道啦。”她欢快的发给她。

  qq上,她时不时的发着动态,一个人的对白。

  简言之不理她。说她神经病。

  她心底划过一丝苦涩。

  无所谓了……

  “对不起。”她还是发给了他,不知为什么……

  “我接受。”他突然发来。

  “哦”

  便没有了下文。

  国庆节后,她像变了一个人,整日学习,埋头苦读。

  她要过级,还有四个月,她的四门小科要过级。她先必须让自己静下心来。

  途中经过一片美景,稍作流连,却不代表要从属这片美景,它只是人生的匆匆过客。

  她在扉页上写下这句话。

  她的目标是想和偶像在一起。

  枯燥无昧的生活一天接着一天,她没时间为自己的懵懂的感情费心,他也在忙着自己的学习。

  说长不长的时间转眼就到。离小高考不过两天,他们在做着最后的冲刺,每晚都喊着一遍又一遍的口号。

  他和她,都在抓紧最后的时间弥补自己的弱科。

  前一天晚,她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宿舍,重重地叹息一声,拿出手机,还是一眼就看到了他的头像。

  “明天,加油。”她发给他,只为心安。

  “你也好好考。”几秒钟后,他发回信息。

  她抱着手机,满足的闭上眼。

  一个月后,成绩公布。<治疗癫痫病哪家比较好?/p>

  3B、1A。达到了。

  这是她进入北影的第一步。

  她看到他的成绩。2A、2B。

  加上他的成绩,应该会考上一个不错的本科。

  还得分班,艺体班的同学要离开了,文化没过260的要强制分到艺体班。

  前两天的考试,自己故意没做大题。

  自己被强制分到艺体班,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和他彻底没了在一个班级的希望,自己也好受一点。

  每天四个小时的表演课,早上早起一个小时去学习,晚上赶夜班学习。苦,充实了她的心。

  网上,他们无话不谈。

  现实中,他们时刻不躲着对方。

  高二很快过去。暑假,只有一个星期。他们俩的生日只差二十天,他比她,只大二十天。

  他们的生日,他是来学校的第一天,她是回家的那一天。

  6.217.11他们互相送了祝福,却无话可说。

  高三,一心直奔高考。

  一年,卷成一天来过。转瞬即逝。

  他们一个学期没有联系过一次。

  她去北京参加艺考的前一天,他发来一条消息。

  “好好考。”

  “哦。”

  结果令她欣喜,考上了。

  两个月后的高考,她意料之中。

  十天后,她收到了北影的通知书。

  她终于要离开这个她一刻都不想在呆的地方了。

  学期末,她请了她高中所有同学吃饭,有的来了,有的没来。

  他,就是没来的那一个。

  她的心中,还是有着些许苦涩。两年,还放不下么?

  她苦涩的笑笑。

  她从来只做自己有把握的事情,向他表白,是她犯的错。认识他,向他倾诉,也是一个错。

  但是现在,他不会了。

  她的人生已经被她自己规划好,她平时写小说,大学后

  用自己的作品拍戏,迅速爆红。

  不到一年,她名气大振。而且,如期的见到了偶像。没有期待,没有激动,一年的时间,足以让她见识到娱乐圈的水深。

  她和烁星是好朋友,无话不谈。但是他们都很清楚之间的关系。

  一个人身处高处,置身于孤独之中,原来这就是悲哀。

  “看到那颗最亮的星了吗?因为它深处最黑暗的深渊,所以才显得耀眼无比,惹人注目,实则,是孤单。”

  这是她刚和烁星认识的时候,烁星告诉她的话。

  原来,也是个孤独的人。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她愿意,他的孤独让他自己独享。她受够了孤独。

  总在夜深人静里,想起那张冷漠的脸庞,对自己微不足道的关心。心里总是划过一道暖流。

  简言之……

  十九岁,她不打算公开举办生日party,来到以前和他走过的那片草地,静静地眺望远方。

  “你真的来了。”声音在背后响起。

  她回过头。

  “简言之……”

  他走到她身边。

  “如果现在,我将这份迟到了三年的心意送给你,你还会接受么?”他轻声说道。

  “可是,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看中了我的名利?”她背过身,不再言语。

  她怕他会像庸俗的人一样。

  “我曾对你说过。当一切烦恼和羁绊都不复存在时,我会回来找你。”

  她顿了一下。原来,那不是梦……

  他走到她身边,将一个花环戴在她的头上。

  “现在,你还愿意接受它么?”

  她抬起头,微笑的看着他。

  从今以后,我的孤独,不再孤单。

  这就是青春,褪去了懵懂,褪去了天真……

  当青春到来,我们无处可藏;当青春逝去,留下的、不止孤单。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生日贺卡祝福句子_句子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pyyri.com  仙魔战记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