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魔战记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土豆饼 > 正文内容

逃婚的女人_经典文章

来源:仙魔战记网   时间: 2020-10-16

  记得,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她,凌晨2点,在意境酒吧的门外。她一只手在扶着墙,另一只手抠着喉咙。用她雪白的胳膊擦着嘴角的呕吐物,连着口红一块儿擦红了半张脸,滑稽地像个小丑。

  我并没有多驻足,因为换季的原因,我不幸得了支原体。现在就是在去买阿奇霉素的路上。大理古城每天都有喝醉的人,大多是因为情。长居在大理的人过着几乎慵懒的生活:中午起床,下午做点用以果腹的工作,晚上拿着一瓶风花雪月啤酒在古城里边散步边聊天。这是很多大城市的上班族所向往的生活,也是大理为什么在中国独一无二的原因。有人说:大理与这个世界的距离刚刚好,没有那么世俗,也没有那么超脱。

  当我拎着一袋子药片和一瓶黄桃罐头原路返回再次路过意境酒吧门口时,出于好奇心下意识的瞟了一眼她的位置。她闭着眼睛瘫坐在酒吧门前的墙外,几个穿着制服的酒吧服务生正在从她包里拿出电话,翻着联系人列表一个个地拨打着。

  我平时很喜欢看都市小说,其中很多情节都有小混混在酒吧捡到喝的烂醉的女人,然后扛回家做一些不为人知的事……俗称“捡屁股”我心中一喜,难道这好事今天就要落到本屌丝头上了?

  “别报警,我男朋友来了,你看他就在那!”她醒过来指着我的方向有气无力的说着。我下意识的看了看周围,凌晨2点多的大理古城已经很少有人走动,身旁偶尔走过两个人还是一对情侣。我站住脚步,并没有走过去,准备静观其变。

  只见她踉踉跄跄地像我跑过来,中途还险些扑倒在地上。她用力地抱住我,嘴里小声嘟囔着说:“带我回家吧,我不想去警察局。”我只是站在原地,双手并没有抱住她。这种烂醉如泥的女人我也不是没在古城见过,经验告诉我还是不要打小主意为好!

  这时酒吧服务生走过来看到这个女人抱得这么紧,竟信以为真。

  “先生您好,您女朋友在我店消费共1108元,请您支付一下。”服务生拿出一个刷卡机和手机“刷卡、微信还是现金?”

  我依旧没有说话,低头看了看还在抱着我的她。她抬起头,一双楚楚可怜的大眼睛以一种“求求你了”的眼神看着我。我不禁在心里爆了一句粗口:TMD怎么这破事就摊在我身上了!

  “微信吧!”我叹了口气,拿出手机,扫描了二维码,颤抖的输入了六位支付密码……结完帐,几个服务生也回到酒吧准备打烊了。一千多元,对我这个在大理没有女朋友,生活也并不小资的人说可是一个月的房租啊!然而她随便玩了一个晚上,我下个月房租就没有着落了。明天再向她要吧,我这样想着……

  她好像终于抓到了一颗救命稻草,抱着我的身体越抱越紧了。

  “别抱着我了,回家吧!”说完这句话的我,明显感觉到贴着我身体的她颤抖了一下,然后慢慢地放松了抱着我的手。我把她扛到背上,她身上的香味很刺鼻,背后的两团软软的东西,也让我不能静下心。就这样,在细雨中,一步步地走回家。

  回到家,我褪去了她呕吐物和雨水掺杂的上衣和短裙,连同把被她蹭脏的我新买的T恤和牛仔裤,一同扔到了洗衣机。然后把她扔到了我的单人床上,此时她身上只剩了一套内衣,我也只穿着一条短裤,一个封闭的小房间,孤男寡女。

  她在床上紧闭双眼用力地蜷缩着身体,现在仔细一看。粉色及腰的长发,黑色的内衣,我相信是个男人此时都无法抵抗这个性感女人的魅力。就在我手触碰到她脸颊的一瞬间,发现被她长发遮住的两只眼边的眼妆已经被泪哭花了,原本被欲望支配的大脑瞬间恢复了理智。

  我跑到浴室打开了冷水,冲了数分钟才把升起的欲望浇了个晚上睡觉轻微抽搐的原因?透心凉。擦干身体,洗了一块新毛巾,浸湿毛巾后走到床边,帮她卸了妆。又拿了一床被子,铺在了地上。吃过了药,因为身体还是不舒服,躺下就睡得很死。

  这个夜晚,和这个不知名女子共处的房间。并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有的,只是她轻微的打鼾声。

  二

  第二天一直睡到中午被一阵手机铃声吵起来。她没有接电话,而是挂掉了。我翻了个身,假装继续睡觉,心里一直在祈祷着:快走吧!快走吧!昨晚一千块钱就当我买教训了,下次绝对不干这种傻事!

  “喂!我饿了,我要吃东西。”她用脚碰了两下着还在床下装睡的我。不过她这是无用功,因为你永远叫不起来一个装睡的人。我不仅没有理她,反而打起了呼噜。她好像不放弃,又用力踢了两下。呵呵,开玩笑,你以为这样就能叫醒我?如果我现在醒来气氛不是更加的尴尬?

  不一会,我听到了悉悉簌簌的声音,还有脚踏地板的声音——应该是她下床了。随后几秒过去了……一分钟过去了……奇怪!为什么没有声音了?我慢慢地眯起左眼,这细微的动作正好被拿着枕头准备砸向我的她发现,不过已经晚了,不知道她用了多大力,羽绒枕头的羽毛都被她砸的漫天飞舞。

  “你疯了!”我大叫。

  “我让你装睡!”她以一个夸张的姿势双手掐腰,粉色的头发上都是刚刚散落的羽毛。

  “谁装睡了?你就是这样对待昨晚把你从酒吧拯救出来的恩人的吗?”

  “你昨晚便宜还没占够吗?”她指着自己身体仅剩的内衣“没管你要钱就不错了!”

  “我又没对你做什么……”我本来嚣张的气焰被她一句话压得哑口无言。

  “把我衣服还给我!”

  “在洗衣机还没洗……”

  “为什么昨晚不洗?”

  “太晚了,洗衣机声音太大会吵到邻居……”

  “给我两件你的衣服!”

  “哦……”

  “你叫什么名字?”

  “王洋,你呢?”

  “陈曦。”

  陈曦穿上我平常穿的大裤衩花衬衫竟然还有些潮流的感觉,好看的人穿什么都好看这句话真的是一点毛病都没有。

  “王洋,为了表达谢意,一会午饭我请了!”

  我们一同走到古城的路上,并没有多余的聊天,似乎彼此之间没有什么好说的。我心想着这顿饭一定要宰她一笔!陈曦带我向洋人街走着,在洋人街下段的一个巷子尽头,她带我进了一家大理本地人开的菜馆。

  “老板!两份蛋包饭。”她娴熟得找了一个位置坐下。

  “大小姐,您昨天可是花了我一千多大洋啊,就请我吃蛋包饭?”

  “怎么?嫌寒酸?你可以不吃,没人逼你。”

  不过讲真,这家店的蛋包饭是我来大理吃得最好吃的。

  中午的大理古城散步的人并不是很多,游客大多都去爬苍山、环洱海了。而长居大理的人也已经厌倦了云南这么毒的太阳,在家里懒着。今天的天气很好,蓝天白云。如果身边的这个女人有知性之美的话,可以带她去洱海旁的草地的阴凉处,以地为床,以草为枕,聊聊过去和余生。但是……

  “喂,你能不能走快点,像个跟屁虫一样。”陈曦不耐烦地瞥了我一眼。

  “为什么你要回我家啊?你自己住的地方呢?”我拿这个性感泼辣的女人,一点办法都没有。

  “我没地方住!”陈曦不耐烦地说。

  回广东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强到家,我便打开电脑写着小说,我在大理靠写作生活。陈曦则是在一旁没事听听音乐,无聊看看视频,兴趣到了还对着手机嘟着嘴来一张自拍,时间就这么一分钟一小时过去。傍晚当我终于写完了一篇稿子,用力伸了个懒腰。陈曦就在一旁安静的坐着,好像在等我工作完,原来她也有乖巧的一面。

  三

  “写完了?走!我带你出去玩。”陈曦穿上她已经洗好衣服,催促着我出门。阴差阳错地又被她领到了意境酒吧的门口,我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钱包……

  “放心吧!今天不让你拿钱。”陈曦好像看出我的顾虑,她也看得出来我在大理的生活并不富裕。

  我对她苦笑了一下:“你怎么昨天没钱,今天就有钱了?”

  “谁说我昨天没钱的?”

  “那你昨天为什么不结账?”

  “我就想找个人给我结,有意见?”

  “不敢不敢……”

  威士忌一杯接着一杯地下肚,酒吧驻唱歌手也开始了弹唱,昏黄的灯光衬托着酒吧的气氛。这是一个安静的酒吧,来来往往的人都不会去玩骰子或是划拳。只是安安静静地坐在吧台,听着民谣歌手唱歌或是自己要一杯酒慢慢品味。有些互不相识的人会谈天说地,偶尔见到20岁出头的小伙子拿着两杯Mojito寻觅着独自来酒吧的女人,喝着小酒,说说笑笑。我很少来这种场所,这儿颠覆了我对酒吧的理解。我以为酒吧里面很多打架的、吵闹的……我开始喜欢上了这种感觉,我决定明天回去把它写成故事。

  不知道是灯光衬托的气氛太浓,还是酒精的度数太高,旁边的陈曦眼神也开始迷离起来。她手指夹着细长的女士香烟,粉色的头发在灯光下显得格外鲜亮。我望着她的侧脸,今天没有化妆的她,也非常美。

  “王洋,你为什么来大理?”陈曦第一次问有关于我的事情。

  “四处流浪。”我简简单单的回答这四个字,我也确实在旅居。

  “你呢?”

  “我爸让我嫁给他公司股东的儿子,我们见过面,我不喜欢他。”陈曦吐出一口烟继续说道:“现在这个年代指婚是多么可笑的一件事啊!如果一定要嫁,我希望嫁给爱情。”

  “合着你是逃婚来的大理。”我饶有兴趣,作为一个作者最开心的事莫过于新奇有趣的故事。我想听听陈曦的过去,然后写一篇文,标题就叫“逃婚来大理的女人”

  可当我想再次问起陈曦的往事时,她却没有继续说下去。

  酒吧歌手一首歌唱完,接下来响起的前奏是很多人都很熟悉的《董小姐》很多在酒吧喝着慢酒的人也开始跟着节奏唱起来,我也在轻声的哼唱着。

  “我母亲过世的早。母亲过世以后,父亲就发了疯似的赚钱。有一次他喝多了对我说,他除了我和钱什么都没有了。所以他要赚钱,赚很多的钱。”陈曦一口气喝了一杯高浓度的伏特加,酒精的剧烈味道呛得她干咳了两声:“他为了让我嫁给股东的儿子也是为了他的事业,但是他并没有发现,他赚到了钱却丢了我。”

  “你父亲挺不容易的,没有你父亲,你可能和我一样都没有底气来这种高消费的地方。”我望着昏黄的灯光自嘲地笑了笑。

  “王洋,我挺羡慕你的。你可以无忧无虑、浪迹天涯。你的世界是一片大海就像你的名字一样——汪洋无边。”

  “其实只是表面光鲜而已。我住的是什么样的地方,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你今天也看到了。我也快到了结婚的年龄了,家里人也在催着我相亲,我只是不甘心下半生过着只为了柴米油盐而活的日子,所以才出来东奔西走。”说完,我抢了她面前服务生刚刚给她倒满的一杯伏特加,一西安癫痫病治疗官网仰头灌到了嗓子眼里。

  “那你愿意带我走吗?”陈曦突然说出这样一句话,令我猝不及防。我没有给她回答,也不知道怎么回答。或许是因为身边很多年没有女人的原因,或是好久没有体验过爱情的感觉。对于这个戏剧性出现在我眼前泼辣性感的女人,我竟然产生了一丝好感。

  四

  过了许久,酒吧进来了一个穿风衣的男人,看起来年龄比我小几岁。他环顾酒吧一周,最后径直向陈曦走去。

  “陈曦,跟我回去。”说完,也不顾陈曦的反应,直接拉起陈曦的胳膊,要向酒吧门口拉去。陈曦的力气不大,被他拉着胳膊,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有时候酒精确实是个好东西,如果没喝酒我绝对不会做出这种多管闲事的举动——我放下酒杯健步冲向还在把陈曦向门外拉的男人,一把抓起他拉着陈曦的那只手。

  那个男人皱了皱眉头:“我劝你不要多管闲事。”

  “就算是泡妞也要有个先来后到吧?这个女人是我带来的,今天不管发生什么事,必须由我带她出这个门。”我话语中不带任何感情。

  “放开你的手,别怪我没提醒过你。”我死盯着那个男人的眼睛,他也瞪大眼珠看着我,碰撞一触即发!

  这时两个保安站在我们背后,一只手拍在我肩上,一只手拍在他肩上说:“你们有问题去外面解决,不要影响到其他客人。”

  场面僵持着,他气愤地甩开了陈曦的手,我也放开了他的手,他摸了摸自己的手腕说:“从你闺蜜的朋友圈看到你来大理了,我们都过来了。”

  “你们 ?”陈曦皱了皱眉。

  “对,还有我爸和你爸。大理这边挺美的,在这边结婚挺好的。”这个男人的话,使我的心突然抽动了一下……

  他从头到脚打量着我继续说:“我们和他这样的人不一样,我们的婚姻不能由自己来决定。我们以后会继承家里的事业,他这样的人撑得起你爸的公司吗?”

  陈曦低着头一言不发,我看着自己从头到脚穿着一身不到300块的廉价货,听到这个男人的话更是无言以对。

  “我不是一个不识趣的人,今晚的事我就当没发生过!但是明天过后,我不想再见到你们两个在一起。”男人说完转身就要离去。

  “你爱她吗?”我也不知道为何这么问这个即将和陈曦步入婚姻殿堂的人,或许是因为陈曦的那一句“希望嫁给爱情”吧。

  他站住了脚步,皱了皱眉看着我认真地说:“我曾经也有一个挚爱的人。”话音落便头也不回出了酒吧的门。

  “你还好吗?”我小心翼翼地问向身旁的陈曦。

  “一点都不好!”陈曦白了我一眼,从包里拿出钱包,掏出厚厚的一沓“毛爷爷”结了帐。

  我依然像个跟屁虫一样走在陈曦的背后,忽然之间感觉自己可以保护这个女人,又同情她虽然有钱,却很可怜。如果在她不会打我的情况下,我真的很愿意从背后抱住她。给她温暖,给她勇气。我这样想着,双脚不自觉的走快,双手也慢慢张开想要抱住眼前这个瘦弱的背影。就在我们之间的距离只有不到一米时,陈曦突然转头:“王洋,你说自由的定义是什……”看到在她身后摆着奇怪姿势的我本能地退后了一步:“你……要干什么!”

  尴尬的我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她,环顾四周,发现我们已经走了很久,走到了洱海边。于是就干脆把双臂展开:“我在闻洱海的味道!”

  “洱海什么味道?”陈曦也把身体转向海边,做出跟我一样,双臂展开,拥抱洱海的动作。

  “自由的味道!”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你眼中的自由山西癫痫病重点医院是什么?”

  “我眼中的自由并不是想做什么就去做什么,而是不想做什么就不去做!”我望着洱海,说道。

  “不想做什么就不做……吗?”陈曦突然笑了,笑得声音很尖锐、很嘲讽,仿佛是在笑她自己。我没有再说话,任凭她的笑声刺痛着她自己,也刺痛着我……

  “王洋,你冷吗?”陈曦轻声对我说。

  “恩?什么?”我一时没反应过来陈曦话里的意思,她就向我的怀里扑了过来……我有点受宠若惊,当我反应过来想抱住她的身体时,她却说:“别动!”

  我双手停在半空中尴尬地站着,陈曦的头靠在我的胸口,双手抱着我的身体,好暖和!好像是她在给我温暖,给我勇气……

  “王洋,你愿意带我走吗?”陈曦又问了我在酒吧时没有回答她的话。

  “我可以带你走。但是,你放得下吗?”

  陈曦沉默没有回答,我望着对面灯火阑珊的大理古城,鼓起勇气对陈曦说:“明天下午4点,我在这里等你。如果你要走,我就带你走!如果你要留下来结婚,那我祝福你……”

  我们在洱海边分开,这一夜,辗转难眠……

  五

  租赁的房间还剩几天就要到交租金的日子,而我也没有钱来付接下来三个月的租金了,索性把所有的钱都买了汽油,准备出发去另一个城市。至于陈曦……如果可以的话,我实在是不想看到他们在大理结婚更不想去参加他们的婚礼。

  我向登山包里扔着一些日常用品,脑子里总是回荡着陈曦的那句“你愿意带我走吗?”

  中午又去陈曦喜欢的那家蛋包饭,吃了个午饭,如果能再遇见就好了!我骑着摩托车,从中午就一直等在洱海边,几个小时过后,地上的烟头已经快成堆了。

  我已经看了无数次时间,从前觉得时间过得很快。今天却不知道怎么,几个小时的时间仿佛过得像几天。今天午后的太阳很大,我不知不觉的趴在摩托车把上睡着了。吵醒我的,是一个中年男人的吼声。

  “陈曦,你给我回来!”

  我睁开朦胧的双眼,看到一个女人背着一个夸张的大包向我“飞奔”过来。因为高跟鞋跑不快,她还把刻意鞋甩到了洱海里,光着脚,流着泪,跑着。

  更远方,还有一个身影,穿着风衣,但是并没有追过来。

  “王洋,快开车!”

  “可是……”我回头看了看还在追过来的人——陈曦的爸爸!

  我有点不知所措,并没有立即发动油门。

  “王洋,你***快开车啊!不是说好带我走吗!”陈曦的情绪特别的激动。

  我咬了咬牙,油门“轰”一声响起,车像箭一样飞了出去……

  “爸,对不起,我走了!”因为喊的太用力,陈曦的嗓子已经沙哑了起来。

  我不知道此刻陈曦的爸爸是否还在追,我能做的只是继续加速……

  “曦儿!”

  “注意安全!”

  我们离陈曦的爸爸的距离越来越远,以至于我都差点没有听清这句话,陈曦听到便控制不住情绪开始嚎啕大哭起来。

  我默默地加着油,任由这个女人的眼泪我浸湿我的后背。随着时间的流逝,摩托车的速度越来越快,后面陈曦的呜咽声也越来越小。今天大理黄昏后的晚霞洒在路上,染红了云彩和大地,很美!是个出发的好日子!

  “我们去哪?”我轻声的问。

  “西藏吧!听说那里是离天堂,最近的地方!”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剪不断的风情_散文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pyyri.com  仙魔战记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